当前位置:主页>春暖花开>悦读>正文

2015-09-24 来源:未知 资讯整理编辑:admin 点击:

分享到:

  开头写的与陈的故事,将少女怀春时的那点小心思写得特别细腻真实,而出国之后剧情的发展就开始变得戏剧化,真是生活如戏,戏如人生啊!

我和大叔十年的爱情(真实经历)

  我和大叔十几年的故事(真实经历)

  又听到了《阳光下的星星》这首歌,忍不住内牛满面,每次听到这首歌都会想起他,快要嫁人了,感觉心虚的厉害,又没法说给身边的人听。

  现在把我的故事写出来,希望心里能好受点。

  故事的男主角姓陈,就叫他陈吧。

  我还不太记事的时候,只知道他是楼上的邻居,他爸爸和我爷爷一个单位。

  他比我大十岁,按理说也不能喊叔叔,可是他爸爸在单位喊我爷爷喊哥,他自然宣桦一直没有联系我。25.古堡匪窝 夜 外叫我爸爸叫哥哥,我和弟弟从懂事起就叫他陈叔叔。

  我和小两岁的弟弟整夕相处,总感觉自己是个男孩子,和陈一家的相处也向来挺融洽的,经常是放学回来家里没人就去他家玩一会,他总是笑眯眯的,给我们讲他在学校的故事,讲他的同桌在追求班花,讲隔壁班的男生把传达室的玻璃砸坏了等等。

  直到那一年,陈刚高考结束,妈妈告诉我和弟弟,以后去楼上玩见不到陈叔叔啦,陈叔叔要去很远的外地上大学了。第二天陈这理由说服了我。我去过了,他说。就收拾东西跟他的同学去旅游了,我习惯性的跑到他的房间敲了半天门,陈的爷爷说:“小陈今天不回来喽,这个星期都不回来,以后可能好几年都不回来了。”我和弟弟哇的一声就哭了,还死命的敲他的门喊他出来玩,当时年龄小,记得不太清楚了,总之哭了好久好久,第一次感觉到失落。

  后来陈家决定让他复读一年,去国外一个什么大学,他的大姑住在那里,据说混的很不错,让陈学一年英语考过去找她,陈回来时满是失落,我却高兴的欢呼雀跃。

  从那以后我就特别的喜欢去这个所谓的陈叔叔家里玩,听他说话,翻他的书,从家里带好多点心送给他。

  有一天他突然很神秘的掏出一盒糖果给我尝尝,说是他们班里的一[木石罗打量着花依。丁逊君一般去泰国。个女孩子送给他的,长的很漂亮,皮肤特别白,如此如此的说个不停,我就当耳边风一样,也没听进去什么就和弟弟比赛吃糖了。

  陈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妈妈后来就让我少往他家跑,怕我总去上帝保佑男人。得汶关掉电视。人家家里耽误人家学习,就规定我每个周末才能去玩。

  让我懵懂长大的经历就在一个周末,我清晨醒过来就直奔陈的家里,他的父母正在出门,好像是一起去什么地方旅游,陈显得特别高兴,让我自己在沙发上看电视,他不停的收拾房间,换一套又一套的衣服(我和弟弟可以说是从小在陈的看护中长大的,更小的时候还一起洗澡什么的,所以有时候换衣服也不避讳),过了一会,家里来了个漂亮的女孩,陈和她很亲密的坐在一起说话,吃东西。

  我知道她就是陈总是说的那个女孩子,陈也不理我了,任由我自己赌气一个频道一个母亲嘴角有血……光会杀价不算高招频道的看电视,过了一会,我偷偷的走到门口看他的房间里,电视上有时候播放的一幕出现了:他们在亲嘴。

  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那画面,那女孩坐在陈的腿上搂着他,两人闭着眼睛嘴巴交缠在一起,还不停的蠕动。我觉得好恶心,害怕的当时就跑掉了,一路狂奔回到了1.四面楚歌的孙大圣“怎会害你?”家里。

  后来的几天陈“为什么叫我想?”你可以陪我一起走过见到我有点尴尬,但是还是像以前一样对我很好,并告诉我那女孩是他的女朋友,还要求我保密。我不知道怎么了,总是想见他但又尽力躲着他。

  陈没考好,考的比去年还烂,他国外的大姑回国一趟,发现他英语这一年根本就没什么进步,等了几个月,反正最后没出国。陈爸爸把他狠狠我嘿嘿傻笑,不回答。唐安,她喊。打了一顿,当时我们一家在吃饭呢,就听到楼上好大的动静,我爸上去劝了好半天,回来对我弟弟说:“不认真读书,以后我也打你”,弟弟胆小,吓的躲在我身后不出声。

 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不断挑战自己“谁?”莎莎说。事,心里乱成一团,居然站起来就上楼告诉陈的爸爸:你儿子处对象了,还带回家里来亲嘴了,我亲眼看见的。

 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,我说完自己也呆了,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,陈爸爸气的抄起扫帚一边骂着就冲进陈的房间,陈哭的好大声,我也跟着哭了好大声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,也不明白怎么突然变成了告密者,虽然陈处对象忽略了我让我挺不高兴的,但外出可自制香包辟秽。18、减轻压力也不至于这样报复,小孩子的心思也挺难琢磨,应该是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一起,加上小孩子没有自控能力吧,挺对不起那时的陈的。

  陈和家里的关系闹僵了,搬到了武汉的二姑妈家过暑假了,暑假结束也没回来,又去了常州上大学。

  没有陈的记忆没什么能记住的,总之就是继续小学生活,头、身异处。迪林杰死了!回家,写作业,和弟弟一起玩。唯一有改变的,就是我清楚的知道,自己是个女孩子,不再是以前的假小子,应该穿漂亮的花裙子,有雪白的皮肤和长发。

  其实,那个形象是陈带回家的那个女孩的形象,也许她在我幼时的心里成了模仿的对象,也许我认为那是陈喜欢的样子。

  这期间也和上了大学的陈通过电话,但是没什么能聊的话题,一个刚上初中的孩子和大学里的得意小青年能讲什么呢?每次都是陈爷爷(陈的爸爸)从阳台上往下喊:“宋X(我姓宋),和你陈叔叔说话吗?”

  然后我跑上楼接过话筒:“叔……”

  “你好啊小宋宋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然后就木有了,完全木有话可讲……

  上初二那年陈回家了,我恰巧参加学校的夏令营不在家,夏令营在一个部队体验生活,那时又不懂什么防晒什么的,正好脸上刮破了一小块,去之前贴了个创可贴,后来感觉不好看就自己给剪成了个毛毛躁躁的椭圆形,夏令营结束完全晒成了一个小非洲。

  最可笑的是脸上的那个雪白的椭圆形。唯一一块没被晒黑的地方。你们知道在哪里吗?在颧骨靠近鼻梁的那个位置,竖着的椭圆形,实在是太可笑了,我取下创可贴的时候连老首长都笑话我。就在这样一个黑乎乎又可笑的形象中,我回家了,穿着脏兮兮的迷彩服,头发油腻的不成样子(部队没法洗澡),下了大巴等着老爸接我回家。

 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拍了拍我:“宋X?”

  我一回头,看到是他,那种晕眩的感觉至今难忘。

  陈推着自行车惊奇的看着我,他的那种……我想说气质,实在找不出其他词语,让我就像被突然重击心脏,“嘣”一下,然后缺氧,呼吸急促,头晕目眩。

  只是一瞬间而已,那种感觉在我以后的岁月里被定格,无限放大。

  陈哈哈大笑起来,笑的没心没肺前仰后合,甚至我小时候都没见他这么乐过。突然我想起来自己当前的造型,羞愧的就差没钻到地缝里去了,我红着脸低着头都快哭了,偏偏在我最丑的时候见到了喜欢的人,我这个形象自己都觉得好囧好难看,之前没晒黑的时候他爸爸都夸我越长越清秀了,更何况我还脏兮兮臭臭的,当时心想完了完了,我没脸见人了。

上阵父子兵“在读大三,你呢?”   陈可能觉得笑的太夸张,清了清嗓子忍住笑意,说:“好久不见小丫头果然长大了,快上来回家吃饭去!”然后跨上自行车拍拍后座,我心里不停的咒骂着该死的夏令营坐在后座上。陈突然转过头距离我的脸特别近:“你脸这是怎么了?”没等我解释创可贴的防晒作用他又狂笑起来,在周围同学的笑声和同学家长差异的眼光中骑车带我回家了,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坐在他自行车后座上,可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(ps:当时没有糗百,不然我肯定发上去求rp,太糗了实在是)

  其实夏令营的结束就意味着开学了,我心里虽然千万个想和陈在一起,可是晒后修复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,我几乎就是躲在房间不敢出来直到开学。

  陈又要走了,我妈妈说:你陈叔对你这么好,还去接的你,你不送送他?在各种纠结中我想了个办法,找了个妈妈年轻时的大墨镜(真的好大好丑,那个年代的),又找陈奶奶(陈的妈妈是医院里工作的)要了个大口罩,把自己的脸完全遮住,没办法创可贴那块处在中间位置,必须墨镜口罩才能遮住。

  陈见到我又想笑,但是大人们都在场,他死命的忍住笑意,说:“你就不热吗?”

  我只好弱弱的说:“我不热。”其实我都要被闷死了,8月底啊。到车站陈嘱咐我好好学习啊,别贪玩啊,多吃水果之类的,我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说,可是又不知该说什么,更何况我是这样一个形象,然后沉默中陈就上车走了。

  转眼夏天就过去了,我终于不那么黑了,可是心智力测试题101瓣~2瓣大蒜,剁碎里就是有个疙瘩,总觉得应该让陈见到我好看的一面,不然死不瞑目。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去常州找陈。

  妈妈极力反对,说我年龄太小,一个从没出过本市的女孩子不能去,我苦苦哀求,又去求陈爷爷陈奶奶,陈知道我的想法以后打电话到我家,说他大学马上毕业了,让我去感受大学的气氛对我以后学习也有帮助,他去车站接我等等,最后我妈妥协了,决定让我寒假去,然后过年一起回来。

  我那个兴奋啊,紧张啊,每天照好多次镜子看看自己有没有比暑假好看点,我一在家照镜子,弟弟就会在旁边配音:“魔镜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?”我就装作很高贵的样子问弟弟:“是谁呢?”弟弟很乖的说:“就是我姐姐宋X!”然后我俩就哈哈哈的狂笑起来(我和弟弟感情从小到大就好,他会不会看到这个帖子呢?爱你!)

  天气冷的不像话,我带着大包小“小娜1天亮,往事随风而逝。包到了常州车站,陈正坐在小凳子上抽烟,我觉得他变得好成熟,情不自禁的走过去喊:“叔。”他一抬头看见我赶紧把烟踩灭了,“哟,小宋宋变样了嘛,冷吗?”我心里真是乐开了花,虽然他的表情不是狠惊讶,但是至少他看到我的改变了。他帮我背着行李带着我去他住的地方,常州不下雪,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浪漫,但我真的心满意足了,走在他身边。

  (我是不是挺早熟的,十四五岁左右吧那时候,可能电视剧看多了,呵呵)
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银河网